时间来到了2005年10月,此时的恩格拉拉里克(下文以马克鲁统称)年满7周岁,正值雄狮的巅峰壮年期。经过这一年的多的探索和周旋,马克鲁对自己所处的环境,以及即将要面临的问题挑战,在它的心里都有一个清晰的认识。北方是史比利罗克联盟兄弟,它们正步步的向斯巴达核心领地靠近,而且斯巴达部分母狮已经接受了它们统治。南方是强大三头罗拉克斯特联盟,幸运的是它们暂时没有北上侵占的野心。向东是4头库库扎雄狮联盟(Skukuza Males)而自己5个弟弟都还未完全成年,最小两位兄弟也才刚满4岁。它们无论从身体力量和心理素质,都没有勇气和信心去挑战任何一组成年雄狮联盟。它们还需要历练,需要打磨需要信心。

2005年12月曾经带着斯巴达亚成年躲避史比利罗克联盟的母狮,接受了史比利罗克联盟中的老大疤面作为配偶。她的选择也意味着一切都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改变,说明斯巴达母狮开始逐渐的接受史比利罗克联盟作为狮王。马克鲁明白自己和弟弟们离开斯巴达狮群的日子就要到了。2006年1月马克鲁和5只即将成年的亚成年雄狮组成了全新的艾尔菲尔德雄狮联盟(Eyrefield Males),它们在和斯巴达狮群的雌狮相处了最后一段短暂的时光后,按照着它当初最初的设想,向遥远的西部地区进发了。

2006年2月,艾尔菲尔德联盟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流浪后,来到了萨比森保护区西部地区。它们一天比一天成熟勇猛,在马克鲁的带领下它们敢于捕猎超大型的猎物包括犀牛,河马。它们6头雄狮力量使他们变得坚不可摧,势不可挡。而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成熟也越来越强壮,自信心也越来越足。它们对领地对雌狮的渴望程度以日俱增,而此时离他们最近的狮群是当地的沙河狮群(Sand River Pride)和渥太华狮群(Ottawa Pride)。而统领这两狮群的是一头巨大的狮王兰格里尼(Nhlanguleni)。

(Nhlanguleni)兰格里尼以独狮身份统治着两个狮群的兰格里尼雄狮是有相当的智慧和实力的。当它察觉到艾尔菲尔德联盟的入侵时,它没有跟别的领地雄狮那样迅速做出应对。它明白无法与强大的艾尔菲尔德联盟展开正面对抗,它独自带领的狮群在自己熟悉的领地上躲避对手的入侵。就像当初马克鲁带领斯巴达狮群躲避竞争对手一样,以此方式来为自己为狮群为幼狮子争取更多的生存机会。

很不幸的是,兰格里尼遇到的敌人并不是普通的流浪雄狮,而是同样也有过独狮王经历的马克鲁,它曾在危机四伏的马拉马拉带领着斯巴达狮群和幼崽和各路力量周旋斗争,在这个过程中他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他知道如何正确对付这样的狮群。马克鲁独自通过搜寻雄狮兰格里尼留下的气味,一路追踪到了西部围栏处,最终退无可退的兰格里尼与马克鲁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战斗。当时打斗发生在夜晚,没有相关记录,护林员再次看到马克鲁的时候它已经返回东部去和它的几个兄弟汇合了,但看到它的嘴巴流了很多血,身上有很多大战后留下的抓痕。靠近看可以看到它原本已经破损过的右下犬齿也断了一半。随后护林员也发现雄狮兰格里尼,它一瘸一拐的很厉害,右脸处有一道很可怕的伤口很深,它的一个眼睛看上去已经瞎了,仔细看它的伤口里面似乎还残留着马克鲁破损犬牙。

不过几天之后,护林员再一次看到雄狮兰格里尼的时候,它正和渥太华狮群在一起,伤口的肿胀处已经消退一点了,还好它的眼睛也并没有瞎。可这次是护林员最后一次目击到它,自那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这是马克鲁带着兄弟离开斯巴达狮群来到西部地区的第一次入侵,看起来进展得似乎很顺利,然而并没有那么的简单,沙河狮群和渥太华狮群为了保护狮群幼狮,它们继续躲避着艾尔菲尔德联盟的追击,可是这群初出茅庐的勇猛暴躁艾尔菲尔德联盟雄狮,是否有足够的耐性跟它们周旋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